中国碳交易网 首页 碳报告 查看内容

国际石油公司应对气候变化策略与行动研究 | 文选

2020-1-9 16:15 来源: 国际石油经济 |作者: 朱子涵,刘强,等

联合国气候变化《巴黎协定》正式生效后,确定了全球平均升温较工业化前水平最多不超过2℃的长远目标,开启了气候治理的新篇章。石油和天然气行业是温室气体排放的主要贡献者,受到了各国政府低碳政策制定者的持续关注。

目前,气候变化控制目标已经以政府法规的形式影响着油气行业。2005年欧盟建立了欧盟碳排放权交易市场,涵盖欧盟28个成员国以及挪威、冰岛和列支敦士登,2013年将石油行业纳入监管范围。2015年美国环境保护署(EPA),针对油气行业甲烷排放制定联邦法规方案;2017年加拿大艾伯塔省对油砂行业征收碳税。

各国政府多种碳排放监管法规的出台,给业务遍及全球的国际石油公司运营管理带来了成本负担。2017年康菲石油公司向挪威政府、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和艾伯塔省政府共计缴纳了3千万美元碳税;壳牌在2018年能源转型报告中指出,全球二氧化碳排放价格每吨增加10美元,壳牌的税前现金流将减少约10亿美元。低碳政策时代的来临,倒逼企业开发符合这些政策规定的新技术并进行实践。

气候变化同时影响资本市场对于油气行业的融资态度,潜在的投资者和利益相关者越来越关注气候变化给他们带来的重大财务风险。世界银行宣布在2019年后将不再向石油和天然气勘探和开采项目提供贷款;2014年9月,洛克菲勒兄弟基金会宣布将剥离其持有的化石燃料资产;2019年欧盟各国财政部长联合呼吁欧洲投资银行和其他全球金融机构停止对石油、天然气和煤炭项目的融资。

迫于政府、投资人及社会公众的多重压力,国际石油公司纷纷制定应对气候变化行动方案,建立越来越低碳的投资组合,使低碳业务成为企业发展战略之一。本文梳理BP、壳牌、道达尔、埃尼石油、挪威国家石油公司(下称挪威国油)、康菲石油、西方石油、埃克森美孚、雪佛龙、戴文能源10家国际石油公司应对气候变化的策略与行动,重点分析它们在公司治理、战略与风险、投资与行动、公众政策四个方面的行动实践,为尚未开展低碳转型的油气公司提供参考和借鉴。

公司治理

01 董事会层面监管

 作为企业最高决策机构,董事会层面针对低碳相关议题进行监管,反映了企业对该问题的重视程度和管理水平。本文研究的10家国际石油公司全部将气候变化相关议题纳入到董事会层面监管范围之内,在定期会议上讨论与气候变化风险相关的重大问题,监测和监督在实现解决气候变化问题的目标和指标方面取得的进展。


02 职能部门界定

 企业低碳管理的难点,在于低碳问题涉及企业较多的传统管理部门,容易造成多头管理、分工交叉的现象。清晰界定分管部门,形成职能准确、责任清晰、权限明确的管理体系,代表着企业具备较高的低碳管理水平,能更好地应对未来气候变化带来的诸多风险。10家国际石油公司均清晰界定负责应对气候变化的管理部门,但治理结构各有不同。


在众多石油公司中,BP建立了相对健全的治理结构,从董事会下设的职能部门——改革委员会,到协调各部门的碳领导小组,再到分别针对上下游业务板块碳排放管理的机构,以及负责公司环境金融产品交易的部门,形成了一套从上到下、从职能部门到业务部门完整的碳排放管理体系,为油气行业应对气候变化管理树立了标杆。

03 建立激励机制

设置低碳激励机制是鼓励管理层及员工应对气候相关风险和机遇、保证低碳战略目标实现的重要手段之一。10家国际石油公司除雪佛龙之外,均建立了气候变化相关激励机制。

部分石油公司选择以现金形式奖励为企业应对气候变化作出贡献的员工,部分石油公司设置非现金奖励机制。挪威国油、康菲、埃尼石油、道达尔和壳牌公司将高管薪酬与减排目标挂钩,充分调动管理层积极性,确保公司减排目标的实现。

04 公开信息披露

 在金融危机和气候变化的双重压力下,碳信息披露是企业提升低碳竞争力,促进利益相关方沟通理解,加强内部和外部的监督管理,体现社会和环境责任的重要举措。成立于2000年的非政府组织碳信息披露项目(CDP)每年发布企业碳信息披露指数,共划分为A、A-、B、B-、C、C-、D和D-8个等级。从2017年国际大型石油公司碳信息披露项目评分等级来看,BP、道达尔、埃尼石油和挪威国油为A-级企业,处于行业内领先水平;康菲、壳牌、雪佛龙为B级企业,代表其针对气候变化实施了战略及措施;戴文石油、西方石油、埃克森美孚为C级企业,代表其识别了气候变化风险。

低碳战略及风险管理

01 情景分析

为了实现风险最小化并抓住机遇,10家国际石油公司均将应对气候变化议题融入公司整体商业战略中。除戴文能源之外,其他9家公司均采用情景分析方法分析商业模式在不同气候变化背景下的活力、响应能力和弹性,最终制定气候变化相关战略。埃尼等石油公司直接运用国际能源署(IEA)“450情景”进行分析,壳牌、BP和康菲石油公司则采用自身内部情景进行分析。情景分析法能够整合专家的经验知识,预测未来情况以及人类的选择行为,是制定可持续发展策略的有效工具。


02 设定减排目标

企业公开设定减排目标,一方面是向公众展示其应对气候变化的决心,另一方面为企业落实具体减排行动提供指标。根据减排目标完成情况,可以判断企业应对气候变化的举措是否成功。除戴文能源公司外,其他9家石油公司都提出了比较明确的低碳目标。


部分石油公司主要设立总量目标,即对未来某一时间点的温室气体绝对排放量进行限制,忽视与公司产量之间的关系。美国的石油公司,例如雪佛龙、埃克森美孚和西方石油公司依旧坚持以上游勘探开发业务为核心,主要设立甲烷排放目标和火炬排放目标。

从绝对目标和强度目标的时间跨度来看,埃尼石油公司早在2014年就制定了温室气体减排目标,随后,在2015-2017年更多公司参与制定减排目标(见图3)。通过目标年和目标起始年对比可看出,仅有5年及5年以下减排目标的公司有埃克森美孚、雪佛龙两家,有5年以上目标的石油公司有埃尼石油、壳牌、BP、康菲石油公司4家。挪威国油既设定了2017-2020年的5年以下减排目标,又设定了2017-2030年的5年以上减排目标。


03 制定内部碳定价

制定企业内部碳定价,将温室气体排放相关潜在成本纳入新建项目投资决策中,评估未来更加严苛的碳政策对项目带来的风险,反映了企业对未来监管政策的预期。内部碳定价越高,考虑时间越长远的公司,低碳管理水平也越高。


04 低碳风险管理

气候变化已成为全球面临的最重要的系统风险,其延伸的灾害影响及对重大资产的损害,被视为金融稳定及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重大制约因素。几乎所有的样本公司都会将气候变化风险整合到公司范围内的多学科风险识别、评估和管理流程中。加强对风险的认识,完善风险管理体系,其目标是通过协调一致的办法更好地整合风险管理。气候变化相关风险可分为转型风险和物理风险。

转型风险是指低碳经济转型过程中,由于相关的政策、法律、技术以及市场变化,转型时机和速度不确定的不利影响给企业传统商业模式带来运营风险。物理风险是指气候变化引起的相关的灾害,例如极端天气(急性事件)或是海平面上升(慢性事件),对企业造成的直接财务影响,或是对上下游供应链造成的间接影响。对气候变化风险识别越全面详细,越有利于减少风险的发生。


低碳投资与行动

01 低碳投资

 近年来国际大型石油公司有计划地开展低碳业务投资和研发投入。道达尔、壳牌和埃尼石油公司在低碳投资方面位居各石油公司前列,每年在低碳领域投入高达10亿美元。紧随其后的是BP、挪威国油、雪佛龙、埃克森美孚,每年低碳投资约为5亿美元。西方石油公司则通过参加国际油气行业气候倡议组织(OGCI),联合成立金基会,参与低碳能源技术投资。


虽然部分石油公司在低碳领域投资金额巨大,但是相对于油气主营业务的投资,占比还较低。壳牌石油公司每年在新能源方面的投资不到其总投资的5%。道达尔和埃尼石油公司在各石油公司中低碳投资占比最高,也仅为10%。未来低碳业务的投资占比会继续增大,道达尔拟到2030年实现可再生能源业务占总业务的20%,挪威国油计划到2030年新能源投入占公司总资本的15%~20%,但石油公司仍以油气主业投资为主。

在投资方式上,对于明确的业务方向,石油公司选择直接投资或兼并购加速低碳转型。道达尔过去4年共投入40亿美元进行太阳能业务垂直领域的投资。对于前景不明确的业务方向,以建立风险投资基金为主,在资本市场上实施股权投资,参股具有较强发展潜力的项目。壳牌公司早在1998年即成立了面向可再生能源的风险投资基金,2016年向该基金可再生能源项目增资17亿美元,投资方向包括风力发电和氢气制取等。对于前沿性技术,几乎所有的石油公司都在加强研发储备,部分石油公司与国际领先的能源研发机构开展合作投资,攻关低碳能源技术。埃尼公司先后与麻省理工学院的太阳能前沿中心等研究机构进行了多项技术研发合作。

02 减排行动

总结石油公司可实施的减排行动,主要包括直接减少碳排放(提高能效、控制甲烷、减少火炬),产业结构优化(提高天然气产量、重碳资产撤资、发展新能源以及电力一体化),实施二氧化碳捕集与封存,开展碳交易,开发森林碳汇等。


各石油公司之间在低碳投资和减排行动上存在不同的侧重点,欧洲的石油公司选择相对广泛的低碳投资组合,涉及各种减排技术及行动,但主要寄希望于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并将天然气作为过渡能源,倾向于采用天然气、可再生能源、电力一体化方案;而美国的石油公司将传统石油天然气开发作为长期发展目标,采用天然气和碳捕集、利用与封存技术作为主要的技术组合,同时注重提高效率、减少火炬燃烧和甲烷排放,实行围绕油气核心业务的衍生低碳战略。

03 参与公共政策

积极与政策制定者沟通,与减排行动支持者合作,参加各种国际或国家、地区间的温室气体减排政府组织或非政府组织,发出企业声音,强调温室气体减排要与社会长期持续发展的能源需求保持平衡,也是石油公司顺应社会和环境发展需要,适应相应的低碳政策,保持行业竞争力的重要举措之一。

行业协会是企业和政府之间的桥梁,可以向政府传达企业的共同要求,同时协助政府制定和实施行业发展规划、产业政策、行政法规和有关法律等。领先的能源企业积极加入各类气候变化相关行业协会,例如壳牌加入了国际油气行业气候倡议组织和国际石油工业环境保护协会(IPIECA)在内的16个重要行业协会,表明自身立场,说服同行,引导行业低碳标准、政策制定向公平合理方向发展。各石油公司公众政策参与情况见表8。

结论与建议

总结10家国际石油公司应对气候变化的实践经验,向其他还未进行应对气候变化战略规划和行动的石油公司提出以下几点建议。

1)公司治理方面。将气候变化相关议题纳入公司董事会层面进行监管,加强气候变化相关风险和机遇的监管频率。清晰界定应对气候变化管理部门,明确职责边界,设置跨部门碳领导小组,确保各职能部门与业务部门协调一致。设置现金和非现金形式的低碳激励机制,将高层薪酬与低碳战略目标挂钩,充分调动管理层及员工积极性。做好碳信息公开披露,促进利益相关方沟通理解。

2)低碳战略及风险管理方面。将应对气候变化纳入公司整体战略,利用情景分析方法,对未来可能出现的多种气候情景进行预测,设置适合自身特点的减排目标。设置内部碳定价,将碳排放带来的多方面影响考虑到项目投资决策中。实施气候变化风险管理,识别更多类型的风险,减少风险的产生。

3)低碳投资与行动方面。加大低碳投资占比,采用直接投资、兼并购、风险投资及研发投入等多种形式,实施更广泛的低碳投资组合,包括提高能效、控制甲烷、减少火炬、提高天然气产量、重碳资产撤资、发展可再生能源、开发碳捕集利用与封存技术、实施碳交易以及投资林业碳汇等。

4)公共政策参与方面。积极与各国政府政策制定者进行沟通,全球范围内牵头组织或参加行业协会,参与并引领相关产业规划、行业政策及标准的制定。

原文信息

题目:国际石油公司应对气候变化策略与行动研究
作者:朱子涵,刘强,李强,于航
作者单位:1.中海油研究总院有限责任公司,2.中国海洋石油集团有限公司
原文字数:6143字
刊登期号与页码:2019年第12期1-9页

最新评论

碳市场行情进入碳行情频道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