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碳交易网 首页 碳报告 查看内容

《低碳经济蓝皮书:中国低碳经济发展报告(2016)》报告称中国工业增加值近1/10为自然资源消耗和碳损失成本

2016-12-12 10:54 来源: 中国网

2016年12月9日,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与日本名古屋大学共同创办的国际低碳经济研究所,联合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主办的《低碳经济蓝皮书:中国低碳经济发展报告(2016)》发布会在北京举行。与会者主要围绕绿色发展的“十三五”规划、碳市场以及低碳技术、新能源与低碳城市等主题进行了研讨。

低碳经济蓝皮书指出,《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巴黎协议》的达成对全球可持续发展的方向和低碳经济的发展发出了明确的信号,为未来节能减排、清洁和可再生能源行业的发展指明了方向。气候变化科学研究的进展、主要排放大国的合作与积极推动、谈判机制和协议内容创新以及中国的积极贡献等是协议得以通过的关键因素。中国在本次气候变化谈判中的深度参与和适度引领是中国参与并塑造全球治理的又一成功案例。煤炭行业的清洁生产和减排、清洁和可再生能源的发展、碳排放交易市场的建设、国际环境谈判成果和国际贸易投资谈判的有机配合等是中国在气候变化治理中履约和实现国内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关键内容。

当前国民经济核算体系忽略了资源快速消耗与环境严重恶化相关的成本,该类成本将导致实际的国民福利降低。对此,很多学者讨论是否将相关因素计入国民经济核算系统中,从GDP中扣除自然资源消耗成本、生态恶化成本、自然资源和环境恢复成本,从而能更全面地体现环境经济的变化。

Atkinson、Hamilton和Pearce等提出的包含资源和环境成本在内的社会核算矩阵主要关注资源短缺和碳排放,不考虑其他污染排放成本。通过将系统追溯增加值的产生和分布的理论核算框架与绿色国民经济核算框架相结合,我们可以在开放条件下进行绿色国民经济核算;将资源和环境因素纳入国民生产净值的社会核算矩阵中,从国民生产净值中减去资源消耗成本,即可获得资源净产值。同样,扣除环境排放损失即可获得环境净产值。

世界银行基于这一社会核算矩阵框架,利用真实国民经济核算重新定义和衡量国民福利。正式的真实储蓄模型是由Kunte等提出的。与系统的绿色国民经济核算相比较,世界银行设计的真实储蓄核算以及经调整的简化净储蓄更实用。利用自然资源开发和采购获得的租金,可以衡量自然资本损失。租金是指利用国际价格计算的生产价格与总生产成本之间的差价,此类成本包括固定资本贬值与资本回报。需要注意的是,尽管自然资源开发是经济增长的必要因素,但如果资源租金过低,可能导致过度开发。如果获得的租金不是用于再投资,而是用于消耗,则同样是“不合理的”。污染损失一般是指二氧化碳污染,该值是根据一吨二氧化碳排放造成的国际边际损失计算的,Fankhauser认为该值为20美元。

一些中国学者已经尝试在中国建立绿色国民经济核算系统,并创建针对1992~2002年的绿色投入-产出表和绿色社会核算矩阵。由于该阶段的数据有限,相关研究只能对资源消耗和污染排放进行物理数量核算假设。中国环境保护机构在2004年编制的绿色GDP仅考虑了污染排放的成本,没有考虑资源消耗,尤其是非生产性资源的消耗带来的损失。胡鞍钢等在计算中国绿色储蓄率时,对世界银行给出的定义进行了扩展。

蓝皮书课题组通过进一步发展世界银行的真实储蓄方法,计算了工业行业的自然资本损失。利用中国的投入-产出表及其延长表追溯最终消费,重新计算了中国工业行业的增加值、资本形成、资本存量等相关的要素。最终通过对资本产出弹性进行调整,重新估计了中国工业各行业的生产率。结果表明,在过去20年间,中国主要的工业部门存在着显著的自然资本损失,带来了平均10%的名义增加值损失,对其生产率的影响非常显著,在1995~2010年导致了约3%的全要素生产率增长放缓。

最新评论

碳市场行情进入碳行情频道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