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中文网:遏制气候变化只有一条路

2019-11-8 13:45 来源: FT中文网


沃尔夫:气候变化问题无法由任何一个国家独自解决。要取得成功,政策必须有效、正当和全球性。这不容易做到。

遏制气候变化只有一条路


气候政策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冷嘲热讽和格雷塔•通贝里(Greta Thunberg)的激进主义之间摇摆。美国总统刚刚让世界第二大温室气体排放国退出了《巴黎气候协定》。通贝里要求到2030年全球净排放量减少幅度显著超出50%。前者当然是不负责任的,后者则似乎不现实。

激进的气候活动分子的愤怒是可以理解的。尽管进行了数十年的讨论,温室气体排放量和全球温度仍在上升。如果这种趋势不很快改变的话,那么阻止全球平均气温比工业化前水平升高逾1.5摄氏度的可能性将是零,而阻止升温2摄氏度的可能性也很小。


正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其最新的《财政监测报告》(Fiscal Monitor)中指出的那样,要实现后一个目标,就需要到2030年让温室气体排放量降至低于基线三分之一的水平。要想让升温保持在1.5摄氏度以下,排放量需要降至基线水平一半。
越是拖延采取行动,需要的行动力度就越大,直到为时已晚、不管做什么都没用为止。其实,要避免专家们所认为的破坏性和不可逆转气候变化,现在差不多已经太晚。因此,需要采取果断的政策措施。能源转型委员会(Energy Transitions Commission)认为,只要在接下来30年期间坚决执行,那么这些措施还是可行的。

遗憾的是,特朗普等人的直接反对,以及相当大一部分人口的无动于衷,并不是成功的唯一障碍。就连一些支持采取行动的人也是一个问题,因为对他们来说,气候事业是否定市场机制的整体运动的一部分。

因此,绿色新政(Green New Deal)的许多支持者将气候问题视为推行计划经济的依据。正如英国记者保罗•梅森(Paul Mason)所说的那样:“工党希望通过三种机制来应对气候变化:国家支出、国家贷款和国家指导私人融资。”这种方法让反对者有理由提出,左翼更关心的是摧毁市场经济,而不是挽救地球。试图用计划经济手段在10年内将净排放量降至零,将造成一团糟的局面,进而使所有减缓气候变化的尝试名誉扫地。

无论如何,气候变化问题都无法由一个国家来解决。要取得成功,政策必须是有效、正当和全球性的。

要做到有效,政策必须结合规划、监管、研究和激励措施。政府在研究、空间规划和融资方面采取行动有充分理由。但是也需要旨在改变行为的激励措施。单靠命令和控制很少会奏效。

IMF的报告提出,要想将升温控制在2摄氏度以下,每吨碳的价格到2030年将需要达到75美元。如今,尽管有许多定价安排,但这些价格本身大多过低,并且随着时间推移以及具体国家而变化,以至于没有什么用。但是在原则上,碳税——或者具有价格底限的排放交易体系——是影响排放的最有效方法(因为它最全面)。

产生财政收入的计划也应该对政客们有吸引力,因为这笔钱可以用于其他有价值的目的。对“不良行为”(在这种情况下是某种污染)征税,总是提供了改善税收或增加宝贵支出的机会。

IMF报告提出的一个重要观点是,减少使用煤炭的好处意味着,中国和印度等国家尤其可以受益于减少当地环境污染。同样至关重要的是,这些国家真正认识到实行碳税的好处,因为碳税将在实现所需的全球排放量减少(相对于基线)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同样,这些国家还必须在新能源体系的必要投资中占据一大部分。因此,激励措施很重要。

要使政策正当,对输家进行补偿也很有必要。有一种观点是不对的,那就是从比例上说,穷人总是最受能源价格上涨不利影响的群体。其他人群的抗议也是重要的。对燃料价格上涨的补偿必须清晰可见。同样重要的是,必须提出令人信服的更美好未来的愿景。否则,必要的政策改变永远不会被接受。

最后,政策必须是全球性的,涉及所有较大的经济体。这带来了巨大的公平问题。显然,我们永远不会达到完美的解决方案。但是,必须找到某种解决方案,让高收入国家向新兴和发展中国家提供慷慨援助,尤其是在引进新技术方面。这也提出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如何应对搭便车者,尤其是拒不配合的美国这个最大的搭便车者?从理论上说,答案很明确:必须从严惩罚。如果我们认可挑战的紧迫性(我们应该认可),那么这就是顺理成章之事。

那么该怎么办?答案包括从现在开始的30年行动计划;务实地诉诸所有政策工具,包括基于市场的激励措施;利用从碳定价获得的财政收入来补偿输家,并提高税收制度和缓解气候变化的效率;强调放弃使用化石燃料对当地环境的好处;最重要的是,承诺将气候问题作为全球的共同挑战。在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盛行的当今时代,这一切可能吗?可惜,看不出明显的可能性。若果真如此,我们确实会失败。但是年轻人期望更美好的未来肯定是正确的。
译者/裴伴

最新评论

碳市场行情进入碳行情频道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