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碳交易网 首页 碳商机 查看内容

商界应迅速应对气候变化:抓住投资机会,并顺便拯救人类

2020-5-6 12:03 来源: 财富 |作者: Bill McKibben

图片来源:ILLUSTRATION BY DELCAN & CO.

化石燃料行业面临着一个经典的商业问题:其他人已经想出更好的技术。在过去的十年里,工程技术革命推动太阳能电池板和风力涡轮机的价格足足下降了90%左右。在世界上大多数地区,清洁能源现已成为最便宜的发电方式。如今,蓄电池的价格正在沿着同样的曲线急转直下。就连对现代文化影响至深、消耗了大量化石燃料的汽车,也在迅速改变。开过特斯拉电动汽车的人都不会否认它是一台上乘的机器:速度快、运动机件少、安静而优雅。相比之下,隆隆作响的汽油车倒显得有点不合时宜。

面对严峻如斯的挑战,守成行业通常都会采取拖延时间的战术,寻求再维持10年或20年的盈利。对于长期雄踞美国经济核心位置的能源行业来说,这种过渡期显得尤为缓慢。忆往昔,无论是从木材到煤炭,还是从煤炭到石油,固定投资和既有的供应线意味着,这种转型期往往需要持续四五十年,甚至更长时间。距离化石燃料行业优雅离去的那一天,似乎还远着呢。

但化石燃料行业还面临着一个特别的问题:事实证明,其产品正在毁灭世界。

这听起来是不是有点夸张?去年冬天,向来对气候问题持激进立场的华尔街巨头摩根大通,为高端客户准备了一份研究报告。据英国媒体爆料,其经济学家团队在这份报告中详尽阐释当前的气候科学,并总结称:“我们不能排除灾难性后果,我们所熟知的人类生活将遭受严重威胁。”该报告援引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等机构的研究成果,直言不讳地指出,决策者别无选择,只能迫使能源领域逐步摈弃煤炭、石油和天然气,因为“一切如常”的气候政策“很可能会把地球推向数百万年未有之境地。”随着两极融化、海洋酸化,这个星球将越过无可挽回的临界点。“很明显,地球正处于一个不可持续的轨道上。”这份报告写道。“如果人类要生存下去,现有的能源体系就必须改变。”

换句话说,世界如何应对化石燃料行业的两大问题,将决定人类的未来。越来越明显的是,尽管政府在解决这些问题的竞赛中扮演着关键角色,但银行、保险商和资产管理公司的作用同样不可小觑。也就是说,华尔街和华盛顿需要齐头并进。所有利益攸关方,包括活动人士和金融家在内,正在达成一个共识:如果向清洁能源的过渡按照石油和煤炭游说团体乐见的速度进行,地球将会崩溃。

是的,我们无法阻止全球变暖。再也无力回天。但如果这种过渡发展得非常快,我们或许可以把它限制在人类文明得以延续的程度。早在1989年,我就为普通读者撰写了第一本谈论气候变化的著作。我可以告诉你,人类正处在一个前所未有的时刻。今天,要求采取紧急行动的呼声,正在不断冲撞一份旨在否认气候变化的脚本。它是石油行业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精心培育的成果,而非常不幸的是,就连白宫也沦为了这份脚本的忠实拥趸。哪一种叙事获胜,不仅将决定这个星球的经济面貌,也将决定其真实景观——海平面上升多高,多少森林化为灰烬,多少人被迫离开家园,等等。改变气候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伟业”。现在,我们将一起见证人类能否卓有成效地应对自己造成的“烂摊子”。有一件事是肯定的: 除非商界接受挑战,否则成功的几率极其渺茫。

大约10年前,伦敦小型智库“碳追踪计划”的分析师发表报告,逐一阐释了气候危机的基本事实。化石燃料行业的储量清单中包含大量的碳。具体来说,该行业已经确定,并告知股东和监管机构它将燃烧的煤炭、天然气和石油储量,足以产生30,000亿吨碳,其表现形式就是二氧化碳。然而,全世界的科学家早已得出结论,要想实现各国政府设定的气候目标,人类最多只能再燃烧大约6,000亿吨碳。在过去十年,随着气候目标不断调整,这些数字有所波动,但基本比率保持不变:就本质而言,化石燃料行业的碳供应量远远超过大气的处理能力。

这个问题不仅事关地球上的生命,也会对资产负债表产生重大影响。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把这种过剩供应称为“碳泡沫”。以目前的价格计算,它可能代表着价值20万亿美元、业已反映在能源公司市值中的化石燃料,但科学家指出,我们必须让这些化石燃料长眠于地下。(与此同时,原油价格的大幅下跌给大型石油公司带来了巨大的利润压力。这也是股市近期剧烈波动的原因之一。)马克·卡尼在3月卸任英国央行行长,出任联合国气候金融特使。相较于其他监管高官,他早就意识到了这种危险。2014年,他在伦敦劳合社告诉全球保险公司,他们过度地暴露于这些潜在搁浅资产的风险之下,这是极其危险的。

图:全球电力来源

从2012年开始,世界各地的环保人士,包括本文作者在内,开始呼吁各大机构剥离化石燃料资产。起初,我们开展这场活动主要是基于道义方面的理由,早期的响应者大多是小型学院和宗教团体。但这一行动迅速形成声势,最终成为史上规模最大的反公司运动。根据Gofossilfree.org提供的数据,截至2019年12月,约有12万亿美元的捐赠基金和投资组合宣布撤离。一大原因是,聪明的投资者已经意识到,化石燃料类股票的市场表现落后于其他任何板块。

已经开始撤资的机构包括纽约市养老基金、英国一半的学院和大学、挪威主权财富基金(其资产总额超过1万亿美元,是全球最大的投资资本池)、洛克菲勒慈善基金(众所周知,该基金会源自这个星球上第一笔石油财富),以及庞大的加州大学体系。几乎每一天都有类似的公告。就在我撰写本文之际,推特上闪过这样一条消息:新西兰主要退休基金KiwiSavers也加入了这个行列。总的来说,这些撤资行动改变了对话,更不用说资金成本了:煤炭企业高管抱怨说,由于太多的基金撤资,现在几乎不可能筹集到资金。在去年的年报中,壳牌石油称撤资对其业务构成了重大风险。去年冬天,美国最受欢迎的选股人吉姆·克莱默在CNBC财经频道发疯似地谩骂道,化石燃料类股票已经赚不到钱了,因为“我们开始看到全世界都在撤资。”因此,化石燃料行业“正处于丧钟敲响的阶段。”他说。

但撤离的速度仍然不够快,无法达到缓解气候危机所需的科学目标。正如卡尼在最后一次以英国央行行长身份露面时所解释的那样,大型投资机构的视野往往为2至10年。“在这样一个视野范围,还会发生更多的极端天气事件,但等到极端天气事件变得如此普遍而明显时,一切都为时已晚。”

因此,活动人士再一次为撤资行动加码,这一次他们开始向金融机构本身施压,而不仅仅是化石燃料公司。我们发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宣传攻势,敦促贝莱德、道富银行、摩根大通、美国银行、利宝互助保险和安达保险等金融大鳄终止所谓的“资金管道”。据悉,自2015年巴黎气候谈判结束以来,各大金融机构至少向化石燃料行业注入了2万亿美元贷款。

一方面,这看起来像是一场毫无胜算的圣战:毕竟,这些都是地球上最富有的机构;即使经历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洗礼,他们大多毫发无损,有些机构的规模甚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大。他们难道还会怕一小撮衣冠不整的抗议者不成?

但另一方面,普罗大众越来越难以抑制对气候变化的愤怒情绪。特别是,随着人们逐渐意识到,化石燃料行业在很大程度上遮掩了他们早前对全球变暖的认知,这种怒火正在抵达顶点。根据耶鲁大学研究人员在去年冬天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如果一位备受尊敬和喜爱的人士发出号召,五分之一的美国人准备“亲身参与非暴力的公民不服从活动,起身反抗那些正在导致全球变暖加剧的企业或政府活动。”有人猜测,这种情绪高度集中在城市和郊区地带,而美国的大多数财富恰恰聚集在这些地区。是的,特朗普或许坐拥美国选区图上那些深红地区的支持,但资金地图却向另一个方向倾斜。金融机构需要对自己的客户保持一点警惕心:毕竟,有很多大通信用卡握在那些开始关心全球变暖问题的民众手中。

事实上,这些机构并没有抵抗多久就开始屈服,这一点颇具启发性。在这场由塞拉俱乐部和“绿色和平”等重量级非政府组织参与的“终止资金管道”运动启动初期,一群抗议者聚集在利宝互助保险的波士顿总部外面,高声谴责这家保险巨头继续大举投资化石燃料项目,哪怕该公司正在终止加州的投保业务——因为气候变化引发的森林大火,使得承保加州房屋的风险太大。仅仅几周后,利宝互助保险就开始让步,在去年12月宣布了一项新政策,拟定限制对煤炭项目和加拿大油砂田的投资。很快,像哈特福保险这类金融机构也纷纷效仿。就在同月,高盛集团也宣布将限制对北极地区化石燃料项目的融资规模。

今年1月出现了一个重大突破。华尔街巨头贝莱德宣布,准备将可持续性置于其投资战略的核心地位。要知道,贝莱德是全球最大的金融机构,旗下管理的资产高达7.4万亿美元,它也是这场新兴运动着力攻克的关键目标。首席执行官劳伦斯·芬克在一封致投资者信中表示:“与气候变化风险相关的证据,正在迫使投资者重新评估现代金融的核心假设。”芬克说,贝莱德将投票反对那些不致力于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管理团队,他的公司将敦促企业披露计划,以确保“其业务运营有助于推动巴黎协定目标的完全实现,即将本世纪全球平均气温上升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由于贝莱德是许多上市公司最大的单一股东,这种威胁的分量是实实在在的。

当然,对于所有正在思考气候危机的企业来说,这只是等式的一半。另一半则是积极向上的:必须设法打造,并资助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产业转型。“实现净零排放需要整个经济完成转型。”2月底向伦敦金融城发表告别演说时,卡尼这样说道。“每家公司、每家银行、每家保险公司和投资者都必须调整其业务模式。倘如此,这一事关人类存亡的风险,有可能演变为我们这个时代最大的商业机会。”

仅举一个小例子。纽约市在去年年底颁布法令,要求五大自治区的所有大型建筑到2030年必须将碳排放量减少40%。这是非常必要的,因为面积超过25,000平方英尺、仅占所有建筑2%的大楼贡献了全市大约一半排放量。但这个目标显然不容易实现。城市绿色委员会首席执行官约翰·曼迪克说:“这项法律可能是纽约房地产行业在我们有生之年面临的最大考验。”如果房东没有达标怎么办?他就不得不为多排放的每吨碳支付高达268美元的罚金。对一些大业主来说,这可能意味着100万美元。但另一方面,试想一下这些维修带来的收获:一支受过绝缘和暖通空调检修培训的全新劳动力队伍。这在技术上是完全可以实现的。正如卡内基梅隆大学教授薇薇安·洛夫内斯向记者解释的那样,“一些老机械系统的运行效率只有区区50%,而市场上还有一些运行效率将达到95%的设备。锅炉、制冷机、组合式空调机组和控制系统都有很大的升级空间,所有这些还仅仅是建筑硬件方面的。”

不妨想象一下,为这种改造融资能赚到多少钱。然后再想想,一旦完成这些升级,你可以节省多少钱:如果你能够少用40%的能源,年复一年,你的损益表就会突然变得好看起来。是的,能源效率是那种可以给自己买单的革命之一。

但如果所有这些措施无法迅速到位,那真的就不值得做了。这就是气候变化的症结所在:留给人类影响结果的杠杆期,似乎只会持续到未来几年。2018年10月,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发表了最近一次情况更新。科学家们在这份报告中警告称,倘若世界能源体系无法在2020年代实现根本变革——根据他们的定义,这种变革意味着将碳排放量减少一半——我们就再也不必对实现必要的气候目标抱有任何幻想了。

从长远来看,这将是相当昂贵的。在上述报告发布的同一个月,英国经济学家试图计算,如果根据目前的发展轨迹,全球变暖幅度到本世纪末达到3.7摄氏度左右,世界经济将承受多大的损失?他们的计算结果是:551万亿美元。这个数字远远高于地球现有的财富总额。

我们面临的选项再清晰不过:要么抓住现在的投资机会,获得丰厚的回报,并顺便拯救人类,要么在未来承担不可估量的损失。精明的金融家应该都知道,哪一种才是正确的选择。(财富中文网)

本文作者比尔·麦克基本(Bill McKibben)是一位作家、环保主义者和活动家,其著作包括《自然的终结》(The End of Nature , 1989年出版)和《强弩之末》(Falter , 2019年出版)。他也是国际气候运动组织350.org的联合创始人和高级顾问。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zhuwq 2020-5-6 14:03
尽快开发利用化石能源不排放二氧化碳的科技路线。

查看全部评论(1)

碳市场行情进入碳行情频道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