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碳交易网 首页 碳债券 查看内容

碳定价与绿色债券助力低碳转型融资

2021-3-5 10:47 来源: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 |作者: 马雪瑶

原文标题:Financing Low-Carbon Transitions through Carbon Pricing and Green Bonds
原文作者:D Heine,W Semmler,M Mazzucato,JP Braga,A Gevorkyan,EK Hayde,S Radpour
发表期刊:Vierteljahrshefte zur Wirtschaftsforschung
关键词:碳定价;绿色债券;代际负担分担;非线性模型预测控制

 一、文章简介

面对气候变化,各国利用碳定价和绿色债券为低碳经济转型提供资金。本文研究了这两种气候政策的经济互动效应及其最优组合。碳定价,即以碳税或排放交易计划的形式,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一直被用作减少温室气体(GHG)排放的激励措施,并已蔓延到461个司法管辖区,目前已筹集到430亿美元的收入。绿色债券(或气候债券)代表了为缓解、适应或保护自然资本而提供资金的政策工具。绿色债券最初由欧洲投资银行、世界银行和瑞典SEB于2007-2008年共同创立,如今由政府机构、多边机构和私营企业发行。尽管这两个工具自2011-2012年以来呈指数级增长,但对于遏制气候变化来说仍然太小。因此,本文回顾了这两种工具的作用,以及它们在扩大缓解和适应方面的最佳组合。

 二、碳定价和绿色债券的组合

首先,本文分析碳定价。“精心设计的碳价格是有效减排战略不可或缺的一部分”(Stiglitz et al.2017)。成本内部化的一个根本原因是,经济市场要求所有交易都是自愿的,不得强迫第三方支付交易费用。因此,当一种商品的生产造成污染时,这种污染的成本必须由进行生产和消费的人支付,而不是由无关的第三方支付。否则,生产者和消费者可以强行将福利从第三方重新分配给自己。而碳排放定价有助于这种“成本内部化”。另外,碳定价,特别是碳税,可缓解“政府失灵”国家的气候变化。与绿色债券相比,对于碳税,政府不需要详细了解减排项目的成本和收益,而只需要了解其边际社会成本。在政府确定碳税税率以匹配这一成本后,私营部门将在一个分散的过程中确定哪一个减排项目可产生最大的私人利益。在腐败风险高或机构能力低的国家,碳税的实施也相对简单。

其次,本文分析绿色债券。绿色债券可为适应气候变化提供资金,虽然碳税也可缓解刺激,但它只是间接降低了经济对气候变化的脆弱性,并没有补偿受害者。应对这些额外挑战需要公共和私人支出。如果将多个政策杠杆结合在一起,绿色债券可以为长期绿色投资和创新提供持久支持(Mazzucato&McPherson,2018)。除了经济效率,将碳定价与绿色债券相结合在政治上更为可行。碳定价的实施仍过于缓慢,无法实现将气候变化控制在远低于2℃的国际目标,而这一政策行动的拖延造成了严重的经济损害。如果足够的碳定价水平目前在政治上无法实现,那么最好使用次优的政策工具,而不是放任不采取举措。在政策制定者不愿为长期收益付出短期成本的情况下,债券可以将当前气候政策的部分成本转移到未来,从而使气候政策具有激励性(Sachs 2015),当然这也有助于减少代际公平的问题

最后,本文分析碳定价与绿色债券的互动效应。当碳定价和绿色债券联合实施时,它们会产生互动效应,这种效应会因所使用的碳定价类型而异。实施碳定价有两个主要选择:排放交易机制和税收。一方面,当缓解气候变化项目有更高的私人回报时,绿色债券更为成功。这些回报随着碳定价而上升,碳定价通过将污染的社会成本计入私人成本,为低碳投资创造了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因此,足够高的碳价格可支持绿色债券的成功上市。气候债券市场的成功只能部分替代碳定价,然后如果碳定价启动,我们可以预期二者相互促进绿色债券也会蓬勃发展。另一方面,引入绿色债券可通过创造新的既得利益来打破政治僵局。绿色债券持有人会收紧ETS上限,这些投资者的新游说可抵消目前各行业为放松排放上限而进行的游说。随着税率更加稳定,无论是否部署了绿色债券,绿色债券和碳税相互破坏的风险也会降低。

三、气候政策组合的三种情景

作者将为绿色转型融资的选项建模,包括碳税、绿色债券或无政策。我们在建模中使用的求解过程称为“非线性模型预测控制”(NMPC)。如Gruene等(2015)所述,该程序允许求解具有有限时间决策视界的模型,避免了无限视界模型的信息需求,允许有限的信息代理,并允许在模型变体中改变阶段和状态。情景1为“一切照旧”(BAU),在这种情况下没有采取任何缓解措施,GHGLEVEL会增加无限期。资本最初增长,但之后随着气候变化危害的认识下降。


情景2探讨了绿色债券的影响,但不包括碳税。在这种情况下,绿色基础设施的投资将在第一阶段立即进行,并计划在第二阶段由后代偿还。当温室气体水平下降时,资本继续累积,债务负担在第一个时期累积,在以后的时期由税收偿还。请注意,这两个阶段被建模为连续的阶段,不重叠。

情景3除了绿色债券外还引入了碳税。这种情况的第二阶段与情景2类似,因为碳税收入随着向更绿色经济的转变而下降。情景3(附带免费碳税的绿色债券)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并允许更高的稳态资本水平,同时尽量减少第二代人的债务偿还,因为债券偿还将提前进行。在这种情况下,向低碳经济的过渡将分阶段加速。


四、研究结论

在巴黎协定中,所有国家都承诺向低碳、气候适宜型经济转型。并已提出了若干政策工具来资助这一过渡,包括绿色债券和碳定价。通常,这些工具被视为可替代选择,但本文发现,如果各国有足够的财政空间,联合使用这些工具会带来更多收益。

许多低收入国家的债务水平正在上升(Essl,2019),在这种情况下,气候政策最好通过税收或预算再分配来融资,而不是赤字支出(Forni,2019)。然而,对于发达经济体,Blanchard(2019)观察到,与公司债务相比,主权债务的增长幅度并不大,因此通过绿色债券和碳定价来推行气候政策可能还有空间。碳定价提高了绿色债券的绩效,进而改善了代际公平、政治可行性,并有助于解决多重市场失灵问题。然而,并非所有的碳定价都是一样的:与绿色债券相比,碳税的协同效应要大于排放交易。

在大多数现有的评估模型中,几代人制定缓解和适应气候变化政策的负担都落在当前这一代人身上。我们建立一个跨时代模型,该模型提出了当代和后代之间的负担分担,允许碳税和绿色债券作为低碳转型的资金来源。绿色债券的发行有助于改善代际公平,为缓解气候变化的即时投资提供资金,债券由后代偿还,从而参与为减少的气候危害提供资金,使他们从中受益。

该文研究了三种情况下使用一种新的数值程序称为NMPC,允许有限的地平线解决方案和相位变化。研究发现,碳定价和绿色债券的结合提高了环境效率、资本积累和债务可持续性。主要结论是,在为低碳转型融资时,应采用包括绿色债券和碳定价在内的多种政策,这在政治上更可行,可加快转型并表现出更大的代际公平性。

原文摘要

To finance the transition to low-carbon economies required tomitigate climate change, countries are increasingly using a combination of carbon pricing and green bonds. This paper studies the reasoning behind such policy mixes and the economic interaction effects that result from these different policy instruments. We model these interactions using an intertemporal model, related to Sachs (2015), which proposes a burden sharing between current and future generations. The issuance of green bonds helps to enable immediate investment in climate change mitigation and adaptation, and the bonds would be repaid by future generations in such a way that those who benefit from reduced future environmental damage share in the burden of financing mitigation efforts undertaken today. We examine the effects of combining green bonds and carbon pricing in a three-phase model. We are using a numerical solution procedure which allows for finite-horizon solutions and phase changes. We show that green bonds perform better when they are combined with carbon pricing. Our proposed policy option appears to be politically more feasible than a green transition based only on carbon pricing and is more prudent for debt sustainability than a green transition that relies overly on green bonds.

作者:
马雪瑶 中央财经大学财经研究院硕士生

研究指导:
王   遥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院长

最新评论

碳市场行情进入碳行情频道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