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碳交易网 首页 碳顾问 查看内容

疫情之下,推动能源效率千载难逢的机遇!

2020-7-3 10:04 来源: E Small Data

彭博新能源财经创始人迈克尔·利布雷奇(Michael Liebreich)撰文,认为能效是后疫情复苏的关键。


我们正在经历近代史上最不平凡的一年,这一年我们谁也不会忘记。我想先回到1868年,这一年发生了一些至今仍能引起我们共鸣的事件。

1868年是一个关键的选举年,最终由尤利西斯·格兰特将军赢得选举,他是美国内战中获胜的联邦军队司令。那一年,一位年轻的发明家申请了电动投票机的专利,他的名字是托马斯·爱迪生。1868年也是智能基础设施的元年:伦敦威斯敏斯特大乔治街和大桥街的交界处安装了世界上第一个红绿灯。也是在1868年,英国首相本杰明·迪斯雷利说“没有效率,就没有经济”。152年之后,新冠疫情和和气候变化的双重挑战下,这句话的意涵完全显现。

以2019年为基准,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出现了两种强大的、相互矛盾的趋势。一方面,几乎所有衡量人类福祉的指标都有惊人的改善:减少贫穷、改善健康、减少饥饿、普遍教育、赋予妇女权力、延长寿命。另一方面,对环境的系统性破坏,有可能打破地球的边界,包括不断增加的温室气体排放。

2019年全球平均地表温度已经比工业化前上升了1.1摄氏度。根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 Environment Programme)最近的排放差距报告,如果我们想将最终的气温上升限制在2摄氏度,我们需要在2030年前将年排放量减少25%左右,即每年减少2.7%。要保持在1.5摄氏度以下的变暖,所需的降幅为55%,即每年减少7%。

上述的减排目标没有考虑经济增长的需要。虽然GDP增长不是衡量整体人类福祉的理想方法,但却是衡量创造就业能力的一个好方法——在未来十年里,如果我们要继续提高发展中国家的生活水平,保持发达国家的社会稳定(特别是考虑到今后几十年全球人口的年增长率将保持在1%以上),我们每年需要大约3%的经济增长率。

把减少排放的需要和实现经济增长的需要放在一起,保持在2摄氏度以下意味着我们需要实现单位经济活动碳强度每年减少5.7%,或者保持在1.5摄氏度以下的碳强度每年减少10%。从这个角度来看,在过去的10年中,碳强度平均每年下降2.4%;自2015年可再生能源实现“平价上网”以来,这一数字为2.8%;最近历史上最好的一年只有3.6%。这个下降幅度远远不够,必须改变。

我们必须以每年3到7个百分点的速度将碳剥离出我们的经济。只有两种方法可以做到这一点:一种是从供给方面,把碳从我们的能源系统中带走(清洁能源);另一种是从需求方面,把能源从我们的经济中带走(能源效率)。在大多数讨论中,供给方的话题吸引了最多的注意力,关于需求方效率话题往往被忽视。但事实是,如果不在能源使用和生产方面进行根本性的改变,我们将无法实现我们的气候目标。大多数与气候相适应的能源路径模型都认为,提高能源生产率事半功倍。

能源效率的历史性提高率约为每年1%,但在过去的十年里,我们看到了非常明显的加速。最突出的是LED灯。10年前LED在全球照明销售中所占的份额还不到2%,而现在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了50%。LED灯的效率已经是普通灯泡的5倍,而且在继续提高,很快达到普通灯泡的10倍。LED的成功不仅大大节约了照明的电力需求,而且也节约了气候炎热国家的空调需求(每个普通灯泡都充当加热器)。而发展中世界的太阳能革命实际上是一场LED革命:需求方的效率越高,需要建造的新能源就越少,用简单的太阳能屋顶就能满足更多的照明需求。

在能效方面,确实存在Jevons效应,即通过提高能源效率实现的节约可能被高效产品的使用量增加所抵消,但是研究证实,需求可能会有反弹,但通常不会超过节能量的10-25%。节能的进展还有其他一些亮点,数字化技术是一个全方位的能效游戏改变者,它可以更有效地利用已建成的基础设施,从办公桌到水管、高速公路车道到停车位。技术进步意味着现在的热泵比以往任何更高和更低的温度下高效运行。在过去的十年里,全球热泵的销量以每年12%到5%的速度超过了空调(尽管基数要低得多)。苏格兰的明星可再生能源公司从挪威峡湾和克莱德河中提取热量,以保持舒适的温暖;开发商正在研究从废弃和淹没的煤矿开采热能。

疫情之后的刺激支出必须以能源效率为核心支持绿色复苏,否则我们会看到大金融危机时发生的事情重演。2009年危机期间与能源相关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下降了2.2%,但随后,在偏重化石工业和基础设施的刺激计划的帮助下,2010年二氧化碳排放量反弹了4.5%,创下有史以来最快的年增长率。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再次发生,国际能源署公布了一项可持续复苏计划,重点是各国政府在未来三年内应采取的行动,以避免排放量反弹,并加速全球结构向低碳能源和交通系统的转变。

国际能源机构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计算,如果实施绿色刺激计划,GDP可增加1.1%,创造900万个就业岗位,减少45亿吨温室气体排放,并确保2019年是全球排放峰值年。在这900万个工作岗位中,有400万个与能源效率有关,包括改造建筑物、升级电器和汽车或提高工业效率;电力系统占一半(210万),仅次于交通(220万)。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新的公共交通投资、可再生能源项目、电网升级、储能、氢试验和研发等都应发挥作用,以补充能源效率。另外,还需要重点锁定已经实现的节能行为,如在家办公、视频会议、远程医疗等,这些方式在疫情期间无处不在,但我们要努力避免在疫情大流行过后的逆转。

总之,能源效率的时代终于到来了。所有需要的驱动因素都在:气候变化的长期挑战、新冠疫情刺激计划的短期需求,政策制定者们也加入进来,准备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支持能效的提高。

19世纪末英国首相本杰明·迪斯雷利说的好:“生命中成功的秘诀是在机会来到时做好准备(The secret of success in life is to be ready for opportunity when it comes)”。

对于能源效率来说,机遇已经到来,别让它溜走。

最新评论

碳市场行情进入碳行情频道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