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碳交易网 首页 碳顾问 查看内容

全国人大代表、远景科技集团CEO张雷:期望2050年实现零碳目标

2020-5-25 06:18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我认为将2050年作为零碳达成目标的时间点应该是可行的,而且是机遇大于挑战。”在谈到能源革命实现零碳的总体目标时,全国人大代表、远景科技集团CEO张雷提出了他理想中的时间表。

  用中长期目标来倒逼规划

  张雷建议,《能源法》要为“能源革命”所展望的“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设定总体目标和时间表,尤其要设定碳排放净值为零的长远目标。《能源法》要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做出具体的界定,并设定中长期目标。

  “关于可再生能源时间点和路线图的问题,我们现在只看到2030年是计划达到(可再生能源所占比重)20%,那么2040年、2050年分别应该是多少?这需要有一个长远目标,因为这些目标将直接影响到电网的规划和产业的布局。”

  张雷对包括第一财经在内的媒体举例说道,如果计划实现到50%的目标,那是否需要将一些大的基地定位在钢铁基地、电解铝行业、数据中心,并考虑产业集群的布局。比如,在更短的时间周期内,特高压电网应该怎么布局,中国电网体系怎么规划。只有在这些明确之后,很多长期的工作才能做,这些调整都是时间跨度相对较大的,因此需要通过立法给予框架的稳定性和前瞻性,社会产业、政府规划、技术研发创新等,也才能相应地积聚并推动起来。

  能源市场化交易需要保障性约束

  要增加可再生能源在能源结构的比重,一方面需要供给侧的产业布局,一方面在需求端也需要相应的政策来保障,然而目前,可再生能源市场化交易还有诸多政策不完善、不明确之处,例如绿证交易等政策,并未真正活跃起来。

  “目前可再生能源征求意见稿并没有在这方面做出任何保障性的约束,甚至在有意压低可再生能源上网电价,这对投资商的安全感影响是非常大的。而绿证市场、省际的交易市场这些也没有真正形成规模。”张雷说。

  张雷认为,在可再生能源平价之后,需要有约束性的条款确保它的量和价。长距离运输后接收方必不可少,如何调动这些接收方的积极性是需要考虑的问题。“现在我看到很多开发商、投资商在居间协调,例如将内蒙古的电送到山东,就需要在山东宣传介绍清洁能源的优势,包括电价、绿色环保等,同时还可以通过邀请山东的投资商参与内蒙古的项目投资来调动他们的积极性。通过这些方式,我认为省际壁垒的问题可以解决,调动积极性是平价大基地需要考虑的问题。”

  而针对具体的绿证政策,张雷表示,目前看来绿证的问题前景并不是很清晰,特别是平价之后,他认为无论是绿证还是碳证,一定要对可再生能源的清洁性有一个定价机制。

  张雷指出,像欧盟现在立法之后,会针对没有相应碳排放约束国家的产品收取碳税,如果中国没有做相应的碳排放约束性的条件,可能中国到欧盟的产品就面临这一情况,但是如果国内针对这些产品征收了碳税,欧盟就可以不征收。

  “这是我看到的未来的国际贸易壁垒,尤其是从欧盟全球第一大市场体来看,未来碳税会成为一个主要形式的贸易壁垒。但也是这样的压力,会进一步地促进中国的碳交易市场以及整个碳排放定价市场的发展。”张雷总结道。

  风电行业盼望并网政策延续

  具体到风电行业,业内公司、行业协会等多方均有发声,希望风电并网时间能够适当延期。张雷表示整个风电行业的确也受到疫情的影响,尤其对于今年年底补贴政策并网要求,风电投资商如果因此错过并网的时间节点,损失将是巨大的。他进而指出,对于2020年并网政策,应该至少要有一定的延续,比如六个月,这也符合中央提出的“六保六稳”政策。因为如果大家都是不切实际地去赶今年底的并网,首先可能很多企业赶不上却投入很多,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损失巨大。其次,如果大家都去赶了,很多项目也可能就不具有经济性,那会导致2021年整个风电装机量的急剧萎缩。

  “我们目前需要维稳的不仅仅是2020年,我们更需要维稳和确保包括未来两到三年。因此,给予适度的实事求是的缓冲,对于整个风电产业链而言将是比较健康的状态。毕竟风电产业也是目前受疫情影响相对比较轻、整个健康度和活力度不错的行业,这种大起大落的关门政策,可能会影响行业的可持续发展。”张雷对记者表示。

最新评论

碳市场行情进入碳行情频道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