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碳交易网 首页 碳基金 查看内容

二十万人民币气候资金能够实现什么:我们需要对青少年和后代诚实

2020-5-4 20:29 来源: Captureready |作者: GDCCUSC

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最困难的阶段,新闻里面有这么暖心但揪心的一幕,至今让人难忘。据报道[1],一位老人家来到海南省屯昌县财政局,捐赠20万人民币积蓄给工作人员用于疫情防控。留下一封信:“感激屯昌各级各界人士为抗击疫情所做出的艰辛、顽强的努力。老夫愿尽微薄之力——将家中闲之无用的二十万投入其中。让我们齐心协力、众志成城,打赢这场抗击疫情的人民战争!”海南老人的善举并不是个别案例,类似的事迹在国内外屡见不鲜[2],英国一位接近百岁的老军人,在花园绕行一百圈通过慈善机构筹集到2000万英镑用于抗疫[3]。

在过去三个月内,许多研究认为气候变化带来的危机将会与新冠疫情的危机有很多相似之处,人类应该从这次危机中吸取教训[4]。总部位于巴黎的著名市场研究机构,网络访问了16个国家的28039位成人,平均超过7成的受访者认为长期而言气候变化的严重程度不亚于新冠病毒危机(图1),就算在美国和澳大利亚对这项观点也达到59%支持率,而中国在这项研究夺冠,即有最大比例的受访者(87%)认同这个观点。其实,不少投资者为了年轻人和后代更好的未来已经承诺投入显著的气候资金,例如巴索尔承诺使用100亿美元应对气候变化[5]、比尔盖茨的基金会承诺3.1亿美元用于气候适应[6]。

图1 “气候危机将会与新冠疫情危机同样严重”的公众认同程度(绿色为强烈认同或认同;红色为强烈不认同或不认同)

动辄多少亿美元或许离咱们还有点遥远,回到那朴实的20万捐赠[7],假如投入20万人民币用于应对气候变化,能够实现什么?

20万人民币可以以赠款形式用于直接从空气分离二氧化碳(Direct Air Capture),根据著名期刊Cell Press子刊Joule编辑的一项统计研究[8]显示,空气直接分离二氧化碳的成本在94至232美元每吨之间。按照94美元计算,大约可以吸收大气的300吨二氧化碳,为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回归到工业革命前排放水平做出约五千万分之一的贡献。由于国内外碳市场的配额价格水平远远不足以支撑这种投资,谁要是这么干会带来真实的额外气候效益的。

20万人民币可以通过直接资本投资用于建设20千瓦的太阳能光伏系统,连续20年每年发出4万度电,动态大约8至10年收回投资。由于回报率不一定满足商业要求,有资金无法收回的风险和管理成本高等问题,商业投资者不一定积极和主动地进行投资。特别是对于贫困户,有较大的社会效益,但有资金难以收回的风险。如果能够证明项目有真实气候效益额外性,以电网500克二氧化碳每度电算,投资每年可以潜在减排80吨二氧化碳。

20万人民币可以用于支持一个目前没有人关注的大型排放源(如电力钢铁水泥),做一个CCS概念设计研究。做这项工作大约需要6个月的时间,能够为一个百万吨CCS项目的开发奠定基础。如果业主愿意为CCS项目设立一家项目公司,可以把20万作为天使投资,当然风险极高,回报可能也会很可观[9]。假如最终项目能够完成CCS的投资决定,这项投资好比超级杠杆,将会带来显著的气候效益。如果这个CCS项目本来并不存在或无人投资,这项投资促成了,则会有一定的额外气候效益。相反如果项目最终没有开展下去,则没有直接气候效益了。

20万人民币可以以赠款或股权投资形式投入创新的低碳技术研发,例如创新的储能技术、浮式海上风电的风机制造、先进的二氧化碳分离膜材料。如果以股权形式投资,会面临高风险和高回报的情景,作为天使投资者或风险投资者,这些研发项目没有直接的碳减排效益,但有显著的技术创新额外性。可惜,目前世界上没有对气候友好技术建立评估体系,能够供投资者或捐赠者参考。

20万人民币可以用于买入号称”气候友好”的绿色/气候金融产品,例如绿色债券、气候基金。这些产品往往为投资者带来商业或接近商业的回报率,但无法证明是否带来额外的气候效益。如牛津大学可持续金融项目主任Ben Caldecott教授表示投资绿色金融产品不等于让世界变绿,应该关注这些产品是否带来额外的气候效益[10]。由于大部分绿色金融产品没有披露额外性,投资者购入这些产品或许并不会带来实质的气候效益。

20万人民币可以用于购买联合国清洁发展机制的核证减排量(CER)并在联合国系统注销[11],目前2020年到期的CER价格仅在0.3美元每吨,貌似带来95000吨的减排量。CER减排量是经过清洁发展机制发出的,虽然该机制有额外性减排评估机制,但很多项目提交的数据的真实性存疑[12]。另一方面,由于CER的严重过剩,目前购买CER并不会带来显著的碳减排。

20万人民币还可以投入到教育和宣传气候变化知识、直接对受极端气候影响的灾民进行捐助,支持在贫困线下居民购买气候保险、直接为捐赠给城市基础设施提升气候适应水平、捐赠给鼓励生物多样性的非盈利机构。然而,过去气候变化研究一直强调需要气候资金的需求总量,却忽视了气候资金的用途和不同效果。为了有限的气候资金用在刀刃上,发挥好投融资和政策的杠杆作用,人类需要以诚实的态度建设一套气候效益评估和气候信息披露标准体系。

[1]人民网,2020. 七旬老人捐款20万元支持抗击新冠肺炎疫情. hi.people.com.cn/n2/2020/0207/c231190-33775155.html
[2]中新网, 2020. 重庆87岁老太捐出20万积蓄是她卖针线30年攒下的“分分钱”. https://m.chinanews.com/wap/detail/zw/sh/2020/02-10/9086316.shtml
[3] Davies, C., 2020. Prince William pays tribute to 99-year-old warvet raising millions for NHS. In: The Guardian.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20/apr/17/prince-william-pays-tribute-to-war-veteran-tom-moore-who-raised-millions-for-nhs 
[4] Reynolds, M. 2020. Coronavirus shows the enormous scale of theclimate crisis. In: Wired. https://www.wired.co.uk/article/coronavirus-climate-change
[5] Weise, K., 2020. Jeff Bezos Commits $10 Billion to Address ClimateChange. In: The New York Times. https://www.nytimes.com/2020/02/17/technology/jeff-bezos-climate-change-earth-fund.html
[6] PND by Candid, 2019. Gates Foundation Commits $310 Million forClimate Adaptation Action. https://philanthropynewsdigest.org/news/gates-foundation-commits-310-million-for-climate-adaptation-action
[7]我们不认为应该接收老人家的存款来应对新冠危机,但相信会有不少人愿意投入资金用于气候变化。
[8] Sutherland, B.R., 2020. Pricing CO2 Direct Air Capture. Joule 3,1569-1577.
[9]这是在中国的“友情价格”水平,国外可能需要十倍的费用。
[10] Caldecott, B., 2020. Viewpoint: Investing in green doesn’t equalgreening the world. https://www.ipe.com/viewpoint-investing-in-green-doesnt-equal-greening-the-world/10043518.article
[11] Muller, N., 2017. CER Demand, CDM Outlook and Article 6 of theParis Agreement.  https://unfccc.int/files/na/application/pdf/04_current_cer_demand_cdm_and_art__6_of_the_pa_nm.pdf
[12] Friends of the Earth, 2020. Trading in fake carbon credits:Problems with the Clean Development Mechanism. https://foe.org/2008-10-trading-in-fake-carbon-credits-problems-with-the-cle/

最新评论

碳市场行情进入碳行情频道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