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碳交易网 首页 碳顾问 查看内容

捐赠100亿美元应对气候变化,贝佐斯要掌握地球的未来

2020-2-25 23:08 来源: 36氪

编者按:世界首富、亚马逊CEO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很少将其个人资产用于慈善事业。然而,前段时间,贝佐斯却豪捐100亿美元,用于支持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这篇文章,原标题是Jeff Bezos Can Control Earth’s Future With His $10 Billion Pledge,作者LOUISE MATSAKIS分析了贝佐斯这一举动背后的两三事。

图片来源:Brent Lewis/The Denver Post/Getty Images

几天前,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的一个决定,很可能会从根本上改变应对气候变化的挑战。

上周一,全球首富贝佐斯通过个人Instagram账号宣布,其将成立贝佐斯地球基金(Bezos Earth Fund),并承诺从今年夏季开始,共计捐赠100亿美元的个人资产,来“支持致力于保护地球的科学家、环保主义者以及非营利组织等在应对全球气候变化方面的所做出的努力。”

这则消息并没有提供具体细节信息,目前也不清楚100亿美元的款项具体如何支配和使用。但据气候专家称,这笔资金数额的确不菲,如果能够用之有道的话,还是能够对全球变化现象起到不小的作用的。

对于频频收购足球俱乐部的人而言,100亿美元可能并不算太多的钱。然而,对于气候变化研究和宣传而言,这笔资金可谓算是足够多了。

2018年,29个慈善机构承诺捐赠用于应对气候变化挑战的资金共计约为40亿美元。这笔资金,已经是当时该领域最大的一笔捐赠资金了。但相比于贝佐斯的承诺捐赠,这40亿美元就显得相形见绌。

对此,《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刊文称,贝佐斯承诺捐赠的这100亿美元,由于数额过于庞大,所以也可能不仅仅是用于支持现有研究人员或有关机构。

这100亿美元,如果全部用作捐赠基金用于支持对美国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全职教授终身科研工作的话,能够享受这些财务支持的教授人数可以高达2857名。

“这笔资金,肯定可以从本质上影响应对气候变化的研究活动。”美国德雷塞尔大学(Drexel University)研究政治与环境变化的荣誉教授罗伯特·J.布鲁尔(Robert J.Brulle)称,“这将是对这个领域的一场狂热’现金雨’。”

布鲁尔教授对于应对气候变化研究与宣传方面的投资研究,也可以帮助我们客观地审查贝佐斯地球基金。

根据布鲁尔教授的研究,从2000年至2016年,电力公司、石化公司以及交通业在气候变化游说方面的耗资高达12亿美元。

根据另一项他作为共同作者发表的研究,从1986年至2015年,美国前五大石化公司在企业广告宣传投入方面的投入,共计至少耗费了36亿美元。

这些数据,只能让我们一瞥这些巨头公司的费用支出。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也可以表明,贝佐斯一个人就可以连续几十年保持与这些巨头齐步前进。

当然,我们不应该仅仅关注资金数额,更多的则是如何去使用这笔资金的问题。作为亚马逊的首席执行官,贝佐斯实际上并没有领导公司在气候变化和环境问题等方面有计划地调整企业相关政策

多年以来,亚马逊的商业行为也一直受到绿色和平(Greenpeace)等环保组织的抨击,而且还称其商业行为缺乏透明度。

非营利环保组织CDP向彭博新闻社(Bloomberg News)透露称,去年,亚马逊是世界上除石化行业之外的最大碳排放企业之一。

上千名加入由亚马逊员工组成的“亚马逊气候正义员工(Amazon Employees For Climate Justice)”组织的成员,都纷纷呼吁亚马逊更加积极地践行减少环境污染的举措。对此,他们甚至还举行了罢工活动。

在这个背景下,我们不难发现,贝佐斯所谓的承诺捐款,实际上可以算作是一种精明的方式,不仅可以以此来安抚员工的不满情绪,而且,对于让他成为世界首富而对环境造成的破坏而言,也算是一种赎罪了。但值得一提的是,即便从他的个人资产中减掉100亿美元,贝佐斯仍然还是世界首富。

在这之前,贝佐斯很少将其个人财产捐赠于慈善事业或相关机构。他的关注重点,可能是其旗下的蓝色起源(Blue Origin)商业太空公司。

但通过最近的承诺捐赠,贝佐斯立即就登上了富豪慈善榜,直接和比尔·盖茨(Bill Gates)等科技大佬的名字排列在一起。不过,通过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B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盖茨的慈善捐赠资金数额已经超过了450亿美元。

当然,慈善本身并不是一件坏事。对于大众而言,我们也应该称赞贝佐斯能够参与到全球最重要的事业之一的这个决定。

然而,根据本杂志社刊发的一篇关于客户关系管理软件服务商Salesforce首席执行官马克·贝尼奥夫(Marc Benioff)的文章,富豪慈善家施加的影响力,包括其导致的收入不平等等问题,也引发了强烈反响。

贝尼奥夫也投入了上亿美元用于慈善事业。但贝尼奥夫的个人资产,可能还不及贝佐斯承诺捐赠的“第一批资金”数额。一个人通过一张支票,就可以在连续数年时间内,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应对气候变化的挑战,而且支票上的金额,连他个人资产总额的十分之一都不到,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这就意味着,他需要去决定,应该优先安排或考虑哪些事物或项目。比如,我们不了解的是,贝佐斯是否会直接与石化行业作斗争,毕竟,他们也是亚马逊的重要客户之一。

去年九月,贝佐斯宣布,亚马逊将减少其碳足迹,并承诺将在2040年实现净零碳排放。然而,就在前不久,贝佐斯却称,亚马逊的云计算部门还将继续为石油与天然气领域客户提供服务。

“无论对谁而言,只要他严肃对待气候变化问题,就应该对石化行业说不,毕竟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石化行业有非常大的责任。”美国著名环保主义理论家、气候变化组织350.org创始人比尔·麦克基本(Bill Mckibben)说。

麦克基本还补充称,如果要让贝佐斯直接去反对和亚马逊一样但只不过是其他行业的巨头的话,“这对贝佐斯而言,就有点类似于对他们那个阶层的背叛了。因此,我们也可以期待,看看贝佐斯到底会不会这么做。”

本杂志社所采访的研究人员中,几乎所有人都强调称,他们希望贝佐斯采取放手式的做法,不要像之前许多其它富豪慈善家那样,通过自身影响力去决定这些资金的用途。

一部分人担心,贝佐斯可能会更加关注于花哨新潮的创新,而不会或者很少去关注那些本来可以立即去执行并且对减缓全球变暖有帮助的事情。

“贝佐斯是否会明智又谦卑地把他承诺捐赠的资金,交付到其他那些已经长时间在应对气候变化一线的学者或机构手中,由他们自行去支配呢?对于这个问题,我无从所知。”环境科学家、气候变化解决方案提供者Project Drawdown执行董事乔纳森·弗利(Jonathan Foley)说,“但可能性还是非常大的。”

弗利认为,贝佐斯地球基金应该尽快投资于目前已经所知的解决方案。比如,在全国范围内,上百万个天然气熔炉都可以更换为高效节能的热泵。

“如果贝佐斯能够将这100亿美元资金,主要用于现在已经可以开发使用的核心科技上,那完全可以让这些科技实现规模化,让成本更便宜,从而实现更广的普及率。”弗利说,“现在通过现有资源就开始做,总比去研发新的科技要好。”

利亚·斯托克斯(Leah Stokes)是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UC Santa Barbara)研究环境政治学的教授,他希望贝佐斯可以有战略性地把这些资金用于和政府相关的项目之中,当然亚马逊也可以从中获益。

比如,新建公共基础设施项目,就可以进一步优化配送包裹的物流网络。此外,此举还有许多重要的效益。

“如果你认真研究硅谷的巨头公司,你会发现,他们基本上都位于海岸线。”斯托克斯说,“如果海平面上升的话,这些公司都会受影响。所以,他们肯定不想遭遇这种结果。”

实际上,从很多角度来看,气候变化都是一个结构性的问题。要解决气候变化问题,就必须依靠全球范围内的合作,同时一定要牺牲短期利益,才能实现惠及子孙后代的可持续发展。

“我认为,首先应该思考的是,为什么我们现在会面对如此严峻的气候变化危机。” 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社会学教授贾斯汀·法雷尔(Justin Farrell)称,“谁又能从对地球和气候的破坏中获益呢?”

译者:俊一

最新评论

碳市场行情进入碳行情频道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