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碳交易网 首页 碳基金 查看内容

IIGF观点丨绿色气候基金投资案例分析:阿根廷促进可再生能源和能效投资项目

2019-4-17 16:17 来源: IIGF |作者: 崔莹 钱青静

绿色气候基金(GCF)是由“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缔约方的194个国家建立的,作为“公约”财务机制的一部分,旨在为发展中国家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提供资金。目前GCF从43个国家共筹集了103亿美金,其项目投资通过执行机构进行,已经授权了75个执行机构。本文通过分析GCF在阿根廷支持的促进可再生能源和能效投资的项目情况,提出对中国的借鉴建议。

一、 项目基本信息和融资情况

(一)项目基本信息

“促进可再生能源和能效投资项目”是绿色气候基金(GCF)在阿根廷支持的一个项目(GCF网站项目号:64)。在该项目中,GCF提供优惠资金,以提高阿根廷能源生产和使用的效率、减少温室气体(GHG)排放和创造为可再生能源项目提供长期投资的融资环境。项目基本信息如下表所示:

表1. 项目基本信息
GCF资金通过主权贷款提供给阿根廷共和国,由阿根廷国家开发银行(NDB)和阿根廷投资外贸银行(BICE)执行,并与BICE自己的资源相结合,为中小型企业(SME)涉及到特定技术的生物质、沼气和能源效率等子项目提供适当条款和条件的融资。优惠融资通过以下方式提供:(1)一级地方金融中介机构(LFIs); (2)适当的、直接的子项目投资。

(二)项目资金来源和支持的活动

该项目包括对生物质、沼气和能源效率等子项目的投资,总金额为4.3064亿美元,资金来源如下表所示:表2. 项目资金来源(百万美元)


项目由两个部分组成,第一部分为执行费用和技术援助活动,主要包括:(1)开发金融和非金融工具,包括制定标准履约合同、节能方面的保险政策、节能的核验方法学等;(2)加强BICE、LFIs、节能服务和技术提供商、项目管理人员和核查人员的能力建设。第二部分为适用于可再生能源和能源效率项目的融资,包括通过地方金融中介机构(LFIs)向中小企业提供中长期贷款和由BICE直接向大型项目提供资金。

GCF为第一部分提供300万美元的赠款,用于资助专家以提供技术援助、开发金融和非金融机制、支持贷款的实施等,也将涵盖用于弥合信息不对称、传播和能力建设活动以及其他相关的次要成本,并帮助降低开发商、节能服务和技术提供商以及LFIs的风险。

对于第二部分,GCF将提供1亿美元的优惠贷款,与BICE自身的资源相结合,为符合条件的项目提供资金。GCF贷款资源的优惠将通过子项目贷款合同中的优惠条件传递给最终受益人,刺激可再生能源和能源效率投资市场的发展,从而在当地信贷市场产生强大的示范效应。通过利用GCF资源,BICE将提高其提供可再生能源和能效项目投资成本、风险、现金流状况和预期回报等财务条件的能力。另外,本项目拟开发一个可供银行使用的项目组合,使市场参与者(开发商、中小企业、银行、节能服务和技术提供商)了解这类投资项目,利用私人银行部门的额外融资,并动员其他资本促进该行业的长期发展。

(三)项目资金管理和流动

本项目中,GCF资金的执行机构是美洲开发银行(IDB)。IDB负责执行第一部分300万美元赠款的使用,还会与BICE协调实施第一部分工作。对于第二部分,IDB以GCF执行机构的身份与阿根廷共和国签订主权贷款协议,贷款协议的主权担保包括政府作为借款人的责任,不需要与阿根廷共和国签订单独的担保合同,也不需要第三方担保。BICE将主要负责第二部分工作的执行,也会签署主权贷款协议,以确认其法律责任及其履行贷款协议下分配给它的执行义务的范围。另外,BICE会和阿根廷共和国签订一项执行协议,明确其同意按照贷款协议的规定执行该项目。

对于第二部分,GCF资金将转移到阿根廷共和国,然后阿根廷共和国将资金转移到BICE,以便BICE在专用的循环账户中管理和使用。BICE需要保持其共同融资水平,只有这样才能利用GCF融资发放贷款,否则就要偿还GCF提供的资金。

BICE可以直接为中小企业融资,也可与LFIs签订贷款协议,利用这些资源为当地中小企业提供贷款,还可以与其他共同贷款人一起提供资金。多个中小企业可一起作为投资者参与项目,共同贷款也可以涉及多个LFIs。BICE使用GCF的资金也将受到BICE的条款和条件或经BICE批准和IDB接受的条款和条件的约束。

GCF资金会保存在专用的循环账户中,LFIs和从BICE接受直接贷款的企业还款后将被重新用于资助符合条件的其他项目。该循环账户的管理遵循操作规程和协议中规定的条款、条件。

具体的资金流动如下图所示:

图1. 项目资金流动图

预计该项目将在填补长期融资缺口和调动私营部门资金方面发挥关键作用,为无法在现有市场获得适当融资的可再生能源和能效项目提供必要的支持。随着时间的推移,该项目有望对私营部门融资和当地资本市场参与者、技术提供商和能源消费者产生积极的示范效应,提高他们分析、选择和实施可再生能源和能效项目的能力,以及在未来市场不断发展的条件下,提高信贷融资和投资意愿。

二、项目所在地的情况

(一)经济长期不稳定,金融体系不发达

阿根廷经济有着长期的危机和萎缩历史,最近的一次是2016年-1.82%的经济衰退。2017年,阿根廷在恢复宏观经济稳定、持续和公平增长以及促进就业等方面取得了重要进展,并且取得了2.86%的增长率。

2018年随着全球经济下行,阿根廷经济深受干旱和新兴市场货币遭抛售的影响,阿根廷比索成为新兴市场货币里表现最差的。2018年4月,十年期美国国债的收益率达到四年来最高水平,严重打击了新兴市场,而阿根廷是受打击最严重的国家之一。[1]

此外,阿根廷的债务融资仍然不足以为投资和消费提供资金,经济尚未实现与全球金融市场较高程度的融合,金融中介水平仍然很低。不发达(小型且主要是交易性)的金融体系,加上国际资本市场准入的限制,严重影响了当地公司的竞争力。自2011年以来,金融体系一直无法满足生产性贷款的需求,特别是长期(期限超过一年)的信贷。

(二)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

缺乏长期信贷直接破坏了企业投资新项目的能力。阿根廷私营部门的融资需求相当于GDP的17%左右,其中只有16%由金融部门提供[2]。而相对未知的可再生能源和能效投资的增量风险导致在为投资这类项目的中小企业提供融资时更加困难,并且长期投资回报所需的时间与银行系统提供的条件和结构之间通常不匹配,从而导致这些中小企业难以获得贷款。此外,地方金融机构缺乏对可再生能源和能效项目贷款的能力或经验,对这些项目的风险和机会的理解有限,导致对这类项目的融资利率比较高。

缺乏投资也意味着竞争力低下,尤其是对于中小企业,这些企业获得信贷的机会非常有限,缺乏适当的抵押品来满足银行的业务要求。投资资金不足又会对提高生产力、创新、设备更新、创造就业等产生影响,阻碍技术进步和研发,成为行业发展的关键障碍。

(三)能源行业排放高,减排资金缺口大

能源行业对现代经济的正常运作至关重要。随着经济活动的增长,需要更多和更稳定的能源供应。所有新兴经济体政府都面临着确保供应以满足日益增长的能源需求,同时最大限度地提高系统效率的问题。阿根廷大约43%的温室气体排放来自能源部门,在其2016年第一次修订的“2015年国家自主贡献”中提出的目标是到2030年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18%,将采取的行动包括增加可再生能源、核电和提高能源效率,促进可持续森林管理以及运输模式转变等。

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LAC)在2009-2014年期间清洁能源发电项目的总投资大幅增加,已成为世界上发电量最大的地区之一。然而,在国家层面,阿根廷远远落后于该地区的其他大型经济体,2009-2014年期间该国在清洁能源发电项目方面累计投资额仅达到18亿美元,而同时期智利为85亿美元,墨西哥为117亿美元[3]。截至2016年底,阿根廷可再生能源(不包括大型水电)的比例仅占总发电量的2%,而巴西为18%,智利为13%,乌拉圭为24%。阿根廷政府已经制定了一项改善和发展监管的综合计划,以促进可再生能源技术的进步和市场的长期发展。

要进行能源行业的重大变革,需要大规模和长期的投资。阿根廷地区政治的不稳定、宏观经济风险以及可再生能源和能效项目自身存在的障碍,会降低投资者的信心,当地金融部门也不发达,缺乏为这些项目提供信贷的能力和意愿,需要采取措施进行改进。

三、 对中国的借鉴建议

(一)积极申请和利用绿色气候基金

中国应重视绿色气候基金的作用,积极申请和利用国际资金。目前GCF还没有在中国投资的项目,在GCF的75个执行机构中,已经有2个中国的机构,具备了通过国内机构申请资金支持的条件。虽然GCF所能提供的资金相对有限,但其示范效应十分突出,并且能引进国际先进经验,促进国际资本与国内资本的合作。

如这个阿根廷项目,GCF提供的300万美元赠款将帮助阿根廷进行机制建设,引入技术援助,并加强能力建设,有利于当地金融体系的长期发展。阿根廷投资外贸银行(BICE)作为这个项目阿根廷方主要的负责机构将通过与GCF的合作,积累丰富的资金运作经验,提升自身的能力。GCF提供的赠款和优惠贷款不仅能给被支持的子项目提供低成本资金,解决子项目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还将降低项目整体风险,引导其他机构,尤其是私营机构参与项目投资,对于撬动私人资本进入气候变化领域投资起到重要作用。

(二)通过国际资金的引导作用,增强对节能减排项目融资的支持力度

能源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础产业,能源转型一直是全社会关注的焦点之一。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费国和生产国,近年来,我国在煤炭、煤电等传统能源领域的去产能,光伏、风电等新能源的发展,以及化石能源清洁化利用等方面取得了显著成绩,天然气和水电、核电、风电等清洁能源生产占比持续上升,清洁能源在能源供应结构中比重显著增加,中国已经成为全球能源转型的引领者之一。2018年,我国可再生能源发电量达1.87万亿千瓦时,同比增长约1700亿千瓦时;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占全部发电量比重为26.7%,同比上升0.2个百分点[4]。

但能源转型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要实现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现代能源体系目标,仍然任重道远。阿根廷的该项目通过创新的财政支持和实施能力建设相结合,在国家的深层次支持下,将有助于克服约束性障碍,发展合适的可再生能源和能源效率项目,促进弥补资金缺口,有利于这类项目的长期健康发展。中国可借鉴其经验,提高对可再生能源和能源效率等节能减排项目融资的重视程度,引导投资者,增强对这类项目的投资意愿。

(三)借鉴国际气候融资项目经验,着力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中小企业一直是我国经济的中坚力量,却一直深受融资难、融资贵的困扰,融资现状不容乐观,这与阿根廷的情况相似。目前我国中小企业数量大幅增长,但是根据银监会公布的数据,截至2017年末,中小企业获得银行信贷额仅占全部信贷额度的20%。

中小企业融资存在的问题在于:首先,大型银行贷款审批和发放程序复杂,难以适应中小企业短、频、快的融资需求。其次,银行针对中小企业设计的贷款产品种类少且不能满足中小企业需求,银行对于中小企业的风险评估更加严格,而中小企业缺乏贷款所需的抵押资产,银行只能为中小企业提供期限较短的流动性贷款。最后,由于中小企业发展风险大,不良水平高,单笔贷款额小,银行为其设计的信贷产品往往利率高,中小企业融资成本高。

虽然我国正在着力改善中小企业的融资问题,对中小企业的绿色信贷发展迅速,但目前看来,金融体系仍然难以覆盖中小企业的长期投资需求,特别是对于长期投资于可再生能源和能源效率项目的中小企业,由于这些项目技术带来的未知增量风险,银行信贷政策更加严格,长期融资受限。可以借鉴阿根廷这个项目的方式,将一系列项目进行打包,以增加项目规模,提高对于投资的吸引力;引入如GCF这种国际资金或其他公共资金,降低项目整体风险,引导其他机构进入这个行业进行投资。

附注
[1]Green Climate Fund. FP064: Promoting risk mitigation instruments and finance for renewable energy and energy efficiency investments. https://www.greenclimate.fund/documents/20182/574760/Funding_Proposal_-_FP064_-_IDB_-_Argentina.pdf/55c8fc1b-9e07-e872-8b27-78638a150185[2]Green Climate Fund. FP064: Promoting risk mitigation instruments and finance for renewable energy and energy efficiency investments. https://www.greenclimate.fund/documents/20182/574760/Funding_Proposal_-_FP064_-_IDB_-_Argentina.pdf/55c8fc1b-9e07-e872-8b27-78638a150185[3]来源于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2016年[4]国家能源局. 《2018年可再生能源并网运行情况介绍》. http://www.nea.gov.cn/2019-01/28/c_137780519.htm
作者:
崔莹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气候金融研究室及碳金融实验室负责人
钱青静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研究助理 

最新评论

碳市场行情进入碳行情频道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