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碳交易网 首页 碳市场 查看内容

也谈绿证和碳市场关系

2018-4-1 18:17 来源: 老汪聊低碳 |作者: 汪军

也谈绿证和碳市场关系


最近有一些关于绿证和碳市场这方面的分析文章,写得很不错。而这个选题我已经定了快两个月了,一直没来得及写。所以我也趁这个机会,谈谈自己的一些看法。
 
为什么要搞绿证?
很多人认为绿证中的新能源电力产生的环境权益通过碳交易已经完全覆盖了(补充机制存在的情况下),再搞个绿证是多此一举。但是,如果我们仔细研究一下中国的减排目标就会发现事实并非如此。中国几乎在所有公开场合提出排放目标的同时都会附加上新能源比例目标。如《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中是这样提的:
 
中国计划2030年左右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且将努力早日达峰,并计划到203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提高到20%左右。
 
碳排放达峰这目标在通过碳市场这种市场机制实现,而新能源比例目标通过碳市场达标是不行的,政府也希望把这事推向市场,所以绿证市场就诞生了,通过指标分解和市场机制来实现20%的这个目标,至于为什么当前的绿证并是这样设计的,这个,额,不在这篇文章讨论范围之内....
 
再往深处想实际上还是国家在保发展权,国家的发展离不开能源,而控制碳排放会控制化石能源的使用,那如果还想发展,需要能源怎么办?发展新能源就是唯一选择,可以说搞新能源多出来的能源就是多出来的发展权!所以无论怎么限制碳排放,为了国家长足发展,新能源体量必须跟上。

当前新能源电力的各种环境收益
从目前来看,新能源电力可能的环境收益主要来自三方面:电力补贴、绿证和减排量。这三者的收益并不是完全相容的,他们之间的关系如下:


从上图可以看出,仅从经济的角度上看,如果绿证与碳减排不相容,那么绿证的收益要等于电力补贴加碳减排收益才会有市场空间,如果绿证与碳减排相容,那么绿证收益要等于电力补贴才会有市场空间。鉴于目前碳交易制度的补充机制实施延后,新能源电力的减排收益约等于0,所以绿证价格还是跟着电力补贴走,如果电力补贴取消且无其它强制市场,其市场价值将无限趋近于碳减排价值。
 
绿证和碳减排真的不可调和?
如果控排企业买了绿证,那么这个绿证对应的电力是否可以不计碳排放?很多人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从目前来看,估计连政策制定者也给不出,所以也别指望哪位专家能给出确切的答案。不过这并不妨碍我们来分析这一电多卖的可行性。
 
首先,我们来设想一下绿证市场的制度设计,如果绿证市场就是为实现新能源比例设计的。那么其指标的分解方法会决定市场的参与主体。因为新能源主要还是以电力形式出现,所以我们可以近似地认为就是新能源电力的目标分解。
 
如果把目标分解给供应端,那么就是新能源发电配额制度(RPS)。市场的参与主体就是火电企业和新能源企业,这样基本不会出现上述的购买绿证是否抵消用电碳排放的问题,制度的设计也相对简单。此时电力企业会面临RPS和碳交易的双重压力。
 
如果把目标分解给消费端,因为只要是个企业都会用电,将所有的企业纳入参与主体是不现实的。所以仍然需要像碳市场一样“抓大放小”,制度的设计相对复杂。这样做下来参与主体基本与碳市场控排企业重合,此时控排企业会面临新能源电力比例和碳交易双重压力,这才会出现上述的购买的绿证是否抵消用电碳排放的问题。
 
从理论上看绿证和碳减排是否相容的问题,可以从绿证和碳市场各自的目标之间是否相容来找答案。对于碳市场,如果存在补充机制允许碳减排量来冲抵配额,那么它的总配额一定是考虑了这部分减排量带来的额外碳排放的。
 
假如我国的排放总量控制为100亿吨,全部纳入到碳市场的话,在没有补充机制的情况下配额总量可以发到100亿吨(不考虑间接排放)。在允许10%的ccer冲抵的情况下,配额总量只会发到90亿吨。剩下的10亿吨无论是风电光伏,还是沼气碳汇。控排企业实际排放还是100亿吨,只不过带动了控排企业之外的一些减排。


现在,假如在新能源电力目标20%已达成的情况下,绿证与CCER相容,那么部分新能源电力又化身为CCER去到了碳市场,此时新能源电力和碳排放目标仍然都能达成。如果绿证与CCER不相容,那么化身为CCER的新能源电力将会是超出20%的部分。此时碳排放目标达标,新能源电力目标超标。
 
所以说,从理论上讲,绿证和碳减排是可以相容的。但也并不是买了绿证就能抵消购电排放,你还得买对应新能源电力所产生的CCER,赚的不是控排企业,而是新能源企业。
 
而事实上,从国外的案例来讲,绿证和碳减排是不相容的。这样做有很多现实的考虑,比如说,极端情况下,如果新能源电力全部涌入碳市场,那么碳市场的补充机制就成了摆设。因为补充机制光是接纳新能源电力制度下“顺便”产生的减排量都要不完了,那么补充机制本身的存在也没了意义。

最新评论

碳市场行情进入碳行情频道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