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碳交易网 首页 碳汇 查看内容

【低碳思考】关于纯灌木林开发林业碳汇CCER项目可行性的探讨 ---以梭梭为例

2017-9-6 08:04 来源: 内蒙古低碳发展研究院

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第13次缔约方大会(UNCCD COP13)将于2017年9月6日到17日在我国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召开,届时将有来自195个缔约方的正式代表约1400人与会,共商全球防治荒漠化大计。实践证明,旱生灌木作为治理荒漠化的先锋树种,在改善生态环境、防治土地荒漠化方面具有很重要的作用。

有些读者朋友在看到题目的时候会感到困惑,因为在某些植物分类的教材中梭梭被定义为灌木或小乔木。目前,林业部门及森林资源清查报告中统一将梭梭视为灌木,而多数从事林学研究的老师和专家则把梭梭当做乔木来对待。笔者旨在根据目前于国家发改委备案的《碳汇造林项目方法学》(AR-CM-001-V01)(下称《方法学》)结合目前所有处于项目公示阶段、完成项目备案以及减排量备案并成功交易的林业碳汇项目来讨论一下纯灌木林是否可以开发成林业碳汇项目,提出个人的拙见。

根据中国自愿减排交易信息平台(http://CDM.ccchina.gov.cn/ccer.aspx)的数据,截止到2017年7月5日,累计公示林业碳汇CCER项目共96个,其中:12个项目已完成项目备案,1个项目完成减排量备案,备案减排量5208吨CO2(摘自《和碳视角》总第49期)。翻阅这些项目的项目设计文件(PDD)可知,有些项目栽植的树苗全部属于乔木,如内蒙古红花尔基退化土地碳汇造林项目、广东省西江林业局碳汇造林项目等;有些项目则选择乔灌混交的造林模式,其中包括栽种灌木但不计量其碳储量变化的情形,如宁夏美利纸业股份有限公司建设林纸一体化碳汇造林项目、青海省碳汇造林项目等,也包括栽种灌木且计量其碳储量变化的情形,如伊泰集团杭锦旗碳汇造林项目和亿利资源集团内蒙古库布其沙漠造林项目。目前尚无纯灌木造林项目公示和备案。

     接下来从以下几个方面展开探讨。

一、适用条件及碳计量

《森林经营碳汇项目方法学》(AR-CM-003-V01)在适用条件中明确写到,该方法学不适用于竹林和灌木林,而造林的《方法学》中并没有提及这一点,且在计量碳汇量的章节中分别给出了计算乔木和灌木生物质碳储量变化的方法,灌木的碳计量见公式(1)。显然,《方法学》把乔木和灌木放在同等重要的位置上,纯灌木碳汇造林项目也适用于《方法学》。因此,从方法学适用性和碳储量计量的角度出发,纯灌木造林项目是可行的。

【低碳思考】关于纯灌木林开发林业碳汇CCER项目可行性的探讨


        式中:其中,BFOREST这一指标可以选用国家发改委应对气候变化司《中国 2008 年温室气体清单研究》“土地利用变化和林业温室气体清单”中推荐的数值;CCSHRUB_BSL,i,t需要在项目实施区实测获得,可以采用林分速测镜或者样线法;BDRSF同样需要通过项目实施区测量获取。

拟合度好、精度高的模型和计量方法能够真实地反映碳汇量,降低项目开发成本,这对于在我国西北荒漠区开发纯灌木碳汇造林项目的业主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对于灌木生物质碳储量变化的估算,《方法学》中仅给出了上述这一种基于盖度的计量方法。生物量方程和材积生长方程是基于单株林木来估算生物质碳储量变化的重要工具和途径。乔木的生物量模型选用的测树因子通常有胸径(DHB)、树高(H)、林龄(A)以及因子之间的结合,这点大部分项目的项目设计文件(PDD)和研究资料里得以展现。灌木本身并无实用的“材积”,也不可能有全国森林普查那样的全面实测的调查数据,所以要建立材积生长方程是行不通的。灌木的生物量方程常用的易测因子有枝条数(N)、株冠面积(A)和基径(D)等。查阅梭梭生物量模型的相关文献,陶冶采用株冠面积构建幂函数生长模型(R2≥0.93),李钢铁则构建了多元线性模型分别来模拟梭梭的地上和地下生物量(R2≥0.99),这些模型均有较高的拟合度和精度。因此,笔者希望在《方法学》的修订版中能够增加用生物量模型来计量灌木林碳储量变化量的方法,方便项目方灵活使用。

二、额外性论证

众所周知,名贵中药肉苁蓉就寄生在梭梭的根部,成规模地种植可以带来可观的经济收益。梭梭属荒漠旱生树种,适合生长在土壤贫瘠、荒漠化严重、年均降水量150mm左右的地区。接种肉苁蓉需要以治理沙漠作为前提,且梭梭必须生长达到一定阶段才可以接种肉苁蓉,回报期较长。接下来分别探讨不接种肉苁蓉和接种肉苁蓉时项目的额外性。

情形1:不接种苁蓉的纯梭梭林

可参照大多数林业碳汇项目的项目设计文件(PDD)中的论证思路,采用障碍分析结合普遍性做法分析来证明项目具有额外性。

情形2:接种苁蓉的纯梭梭林

沙漠里种植梭梭需要多项开支,包括平整沙丘、配套渠路林水电、树林管护和购买梭梭苗等,开发成本极高,接种苁蓉带来的收益对于项目整体来说杯水车薪。因此,这种项目及其减排量在没有外来的碳减排收益的支持下,存在诸如财务、技术、融资、风险等障碍因素, 靠企业现有条件难以实现。

可以采用投资分析中的基准线分析法来论证此类项目的额外性。

首先要确定基准收益率。根据国家发改委、建设部发布的《中国部分行业建设项目资本金税后财务基准收益率取值表》,国内营造林项目的全投资内部收益率(IRR)为9%(2013年未调整财务基准收益率的行业沿用2006年发布的建设项目行业财务基准收益率)。

接着计算项目收益率并于基准收益率进行比较,见表1。计算项目收益率用到的主要参数可参考项目报批版的可研报告。若能得出不考虑碳减排的收益(A1)低于中国的营造林项目通常采用的基准收益率 9%,则说明该项目在财务上不可行,同时说明在考虑碳减排收益时,该项目的财务指标将得到明显改善。在此基础上结合敏感性分析,如果能得出各敏感性指标在现实可及的范围内变化并不会使项目IRR高于或等于基准收益率,那么就能较好地说明项目具有额外性。

表1 各项目收益率指标


注:A1小于A2。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纯灌木林开发林业碳汇CCER项目是可行的。而且,相比乔木碳汇造林项目,灌木在诸如缓解土地荒漠化、防风固沙及保持水土等环境影响方面更为积极和显著。

最新评论

碳市场行情进入碳行情频道
返回顶部